「土地不只是土地,歷史、政治、經濟、制度、鄰里社稷、人群關係、親人互動冷暖通通摻合在一起。」輔大學子郭琬琤在反思洲美社區面臨的土地徵收問題時,寫下這樣的感悟。

北投洲美里因為過去限建、禁建等開發限制,外來人口少、居民流動性也不大,當附近是都市叢林大廈,只有洲美社區依舊維持著農舍雞舍,街角每處人家都串著記憶珍珠。然而隨著都市開發,洲美面臨都市更新的考驗,洲美就快要不再是洲美。

面對都更,洲美國小即將消失,為了將洲美的記憶留存,身為洲美國小的校友的郭同學甚至將從第一屆到第二十四屆的歷屆校友國小畢業照找出來,展示給大眾。另外也向長者蒐集經年使用的農耕用具、古老的器物,預計和里長合作籌畫一個洲美文物館,要用保存器物的方式,記憶曾為農耕社會的洲美。

記憶裡的土地就要消失,但是凝聚力與情感不能消失,因此學子從學堂開始受到啟發,到自組「土也工作室」,透過舉辦「走訪洲美」工作坊、蚊子電影院等活動,持續經營與管理,希望能夠保留洲美不能被抹滅的地方文化,喚起洲美人的在地認同。